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398小说 >> 大魏春 >> 第232章 活该

泾州城上。

滚滚浓烟直冲云宵,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刺鼻的怪味。

奚康生提鞭立马,横在城门口,冷冷的看着快步爬下城墙的达奚。

若是李承志还活着,便是只剩一口气,就是抬,也该被抬来见他最后一面……

想到此处,奚康生的脸色已成铁青。

“镇守……”

达奚刚一张口,奚康生抬手就是一鞭,马鞭带着呼啸声,重重的抽到达奚的头盔上。

达奚只觉耳中嗡嗡做响,眼前金星乱冒,止不住的连连后跌,直到后背撞到云梯,才堪堪站稳。

众将狂惊:这可是你亲儿子?

千万不要以为只是一鞭而已,要先看看是谁抽的。

奚康生年轻时,被先皇孝文赞为勇冠天下,惊奇的是,南至南朝,北至柔然,西至吐谷诨、高昌,东至高句丽,没有人敢不服气,更不敢说自己能勇猛过奚康生。

只因奚康生这“勇冠天下”的名号,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

他就连纵马骑射时用的都是三石弓,箭是特制的铁箭,重有一斤余,可射六七十丈,百步内足可射穿马身。

若是步战,奚康生用的步弓长足有七尺(两米),箭直接用的是三张弩的弩箭,箭杆足有寸许粗。

不是夸张,若达奚未戴头盔,这一鞭抽裂他的头骨都有可能……

“从父……”达奚惊骇之下,竟连官职都忘了叫。

“爷爷让你受李承志节制,不是让你事事听从……李承志若造反,你难道也不阻拦……蠢笨如猪……愚昧不堪……好好的一个人才,竟折在了这种宵小之辈手中?”

也不知他骂的“宵小之辈”是刘慧真,还是胡始昌,但见他越骂越怒,竟又提起了马鞭。

达奚吓的心肝狂跳。

他可是亲眼见过从父用马鞭抽死过人的。

鞭子还没落下来,他抱着头盔就窜,机灵的就跟猴子似的,眨眼间就窜上了云梯。嘴里更是急的大叫:“从父……没死……李承志没死……”、

奚康生猛的一愣。

李承志没死?

不是都已“烈火燎墙,人不能近”,更是“杀声震天”了么?

此等绝境,李承志是怎么活下来的?

张敬之急道:“承志可是重伤了?”

重伤?

达奚撇了撇嘴:“就烫伤了点皮……嗯,至多也就是被弩箭隔着甲,撞伤了几根胁骨……”

就烫伤了点皮?

刚刚息了几丝的怒火,像是被浇了火油,“腾”的一下又冒了上来。

奚康生怒声骂道:“既然没死,为何不来见我?难不成还要我去请他?”

“镇守息怒!”达奚连忙解释道,“李承志早已杀脱力昏过去了……”

说着一顿,又像是心有余悸一般,达奚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不说被火烧死的,只是毙于李承志刀下的悍贼,就有二十余,而且个个都如属下这般的壮汉……

连属下都想不通,在那般绝境中,他是如何尽毙敌贼,且生擒贼酋,还能毫发无伤的?”

奚康生豹眼狂突:二十余如达奚这般精壮的悍贼,尽皆毙于李承志的刀下,而且还持有强弩这般利器?

而李承志顶多可能就是折了几根肋骨?

扯什么鸟蛋呢,这岂不是比我奚某人还猛?

“人呢?”

奚康生嘴里吼着,一骨碌翻下马身,攀着梯子就上。

达奚飞快的往墙上一窜,让开位置,又指着墙头说道:“就在此处!”

奚康生探首一看,五六步外,数十光着脊背,浑身上下只穿一条犊鼻裈的大汉,牢牢的将李承志护在中间。

只见个个引弓持刀,目露杀意,哪怕看到时奚康生的时候,都没有一丝收敛或是避退的意思。

达奚黯然一叹,凑到奚康生耳边解释道:“当时墙上的火太大,白甲兵身上的毡甲见火就燃,这些亲卫情急下脱了个精光,欲跳入火中救助李承志,却被胡始昌阻住……双方差一些便要火拼……”

奚康生心中微动。

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将,就有什么样的兵,明知是火坑都要跳?

那可是沾之即燃,如附骨之蛆,用水都扑不灭的火油,人跳进去,哪里还有命在?

奚康生也不知道该赞他们忠肝义胆,还是该骂他们蠢的不可救药?

达奚往前一步,冷冷的盯着李睿。

李睿仿佛是个死人一般,眼中木然无神,心中更是已如死灰。

脑子里尽是白甲营夜遁之前,李松、李亮、李丰、李时,甚至还有李彰、李显等人对他万般嘱咐的画面:便是族人死绝,也一定要护郎君平安……

可最后呢?

李睿恨不得将胡始昌的尸体拉过来,一刀一刀的剐在郎君面前。

看他咬牙切齿,仿佛看到了杀父仇敌,达奚一声惊吼:“李睿?”

这是奚镇守,不是胡始昌……

奚康生眼神微冷:“护主不力,使主将身陷死地,便是斩绝尔等,也难恕其罪……”

达奚一惊。

这几十个再要是死了,李承志的族人就真要死绝了?

他刚要求情,猛听奚康生一声厉吼:“拉下去,一人百鞭,幢将两百……”

达奚猛松一口气,但一口气都没吐利索,看包括李睿在内,数十亲卫竟直愣愣的不动,达奚急的直发狠。

镇守正在火头之上,真惹怒了他,杀你们比杀鸡还轻松……

“耳朵聋了吗?”他口中骂着,上去就是一脚,将李睿踢了个跟头。

“一群蠢货,还不下去受罚?”紧跟着上了城墙的张敬之怒声骂道。

直到此时,李睿眼中才有了丝活气,仿佛翻倒的壶嘴,眼泪“扑簌扑簌”的直往下掉。

他扑倒在地,“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也不知是在向谁磕,等抬起头上,额头上已见血迹。

随着李睿一动,一众亲卫才往后一退,将李承志让了出来。

奚康生总算看到了全乎的李承志……

甲胄已除,几乎被剥了个精光,确实如达奚所言,除了头上、双臂被烫伤了几处,就只见胸口、后背,以及双腿各有几处乌青,应是弩箭之力贯透铠甲所致。

伤倒不怎么重,但看那剥下来的甲胄,所见之人无一不倒吸一口凉气。

上面扎着十余支弩箭,就像是刺猬一般。

都是身经百战之辈,不用看都知道,这是箭头穿破了首层甲叶,才会有箭支留在甲上,可见贼人所持弩箭之威?

除此外,甲上尽是新鲜的砍伤与划痕,有好几处已然被砍的凹了下去,明显是被大斧之类的重器所伤。

再看软布内衬,纯粹跟血里捞出来的一样,几乎看不到一处干爽的地方……这是杀的有多惨烈,李承志又杀了多少人,才会沾染这般多的鲜血?

才只是杀至脱力导致昏厥?

李承志怕是几日几夜没合眼,又从昨日清晨开始苦战,整整一个对时,神经崩的比满弓的弓弦还紧,再加这一番恶战,没让他气血崩溃,猝然当场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也是奇了,只是听说李承志相貌如何出众,如何聪慧绝顶,练兵造甲之术何等新奇,竟从来都不知道,他本身武艺,竟也是如此高绝?

被赞为勇冠天下的奚康生,也就如此了吧?

看着躺在地上,双目紧闭,脸色腊黄的李承志,奚康生怒声问道:“为何不抬去救治?”

达奚看了看张敬之,露出一丝古怪:“临昏迷时,李承志交待,不见张司马,任何人不得近于其身一丈……”

奚康生眼神一鼓,差点骂出身来。

怪不得看到张敬之,那些亲卫才让开了路?

这何止是在防备胡始昌,竟是连他奚某人都防上了?

好你个李承志,年纪不大,心眼竟这般多?

枉奚某人这般看重于你?

不抽你个几百鞭,实是难解老夫心头之恨……

越想越怒,奚康生一声暴吼:“找医吏来,给我弄醒了……嗯,胡始昌呢?”

胡始昌?

达奚垂下眼帘,恭声回道:“替身拼死反抗之际,一弩射穿了胡刺史的脖子,已然气绝……”

胡始昌……就这么死了?

奚康生都已做好了准备,万一李承志不测,他便会以“失土之罪”,对胡始昌“先斩后奏”。

没想胡始昌竟死的这般痛快?

真是便宜他了。

嗯……?

奚康生猛的抬起了头。

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替身不是在围杀李承志么,不是说火墙内“火势燎天,人不能近”么?

城下也肯定围满了兵丁,胡始昌更是应该被层层围护……但偏偏就这般巧,替身的那一箭,恰好就射死了墙下的胡始昌?

还有,要真是那替身杀的,达奚回应时,为何连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看?

知子莫若父……

奚康生眼神一冷,沉声问道:“达奚?”

“属下在!”

“胡始昌……真是那替身所杀?”

达奚心中一惊,但口中一点都不敢含糊:“属下亲眼所见!”

“哦,那替身呢?”奚康生冷冷一笑,“不会伤重不治而死,或是已葬身火海了吧?”

先不说胡始昌是怎么死的,就说李承志明知有陷阱,还要再一次的一头莽进去,就知其中必有蹊跷,说不定就是有什么对李承志而言极其致命的隐密。

李承志又怎会让这等人物活下来?

达奚猛的一个激灵,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奚康生。

为何……感觉李承志比自己还要了解从父?

李承志拖着替身下了火墙时,达奚也怀疑过,为何李承志能让那贼人活下来,还暗示过,意思是:即便不是同党,这贼酋也亲眼见你杀了胡始昌,为何不杀了灭口?

李承志只是轻轻一叹:奚镇守能猜到的……

言下之意,替身真要死了,他李承志就是黄泥跌到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这不,从父连那贼酋的面都还没见,就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已被灭口了?

看他不做声,奚康生怒声骂道:“愣什么?”

“哦哦……”

达奚一个激灵,刚要回应,猛听身后的杨舒一声惊呼:“醒了?醒了……”

此时醒了的,还能是谁?

奚康生猛一扭头,看到李承志被医吏扶着坐了起来,脸色虽白,但确实已睁开了眼睛。

达奚猛松一口气,偷偷的抹了一把冷汗。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爷爷都快招架不住了……

奚康生冷冷一笑:“扶过来……”

扶倒不致于,李承志还没弱到那种程度。

其实也不算是昏迷,只是神经崩的太紧又太久,精神太过疲劳之下又大战了一场。

之后眼见尘埃落定,猛然间泄了气,心神猛一放松,才昏睡了过去。

其实身边发生的一切他都清清楚楚,只是实在是太困了,不想睁开眼睛……

往前走来,李承志躬身朝奚康生一揖:“镇守,属下幸不辱命……”

“幸不辱命?”奚康生又一冷笑,“人呢?”

人?

李承志狐疑了一下。

奚康生肯定问的是那替身……

他扭过头,一脸惊疑的看着达奚,仿佛在问:人呢?

达奚先是一愣,等无意间迎上李承志质疑的目光,他才恍然惊觉:好你个李承志,爷爷还能自做主张,替你灭了口不成?

他一声惊吼:“将那贼酋带上来……”

这下轮到奚康生吃惊了。

他脸上虽不见如何,但心中却是惊疑连连:那替身竟没被灭了口?

正惊疑着,便见几个甲士押着一个和尚走了过来。

身上的白衣早已不复鲜亮,处处油渍烟迹,污浊不堪。倒是那张脸被擦的挺干将,可能是李承志或达奚为了明正其身,按着洗了洗……

当看到那脸时,众人无不惊骇,包括奚康生。

太像了……与那刘慧汪几无二致,不论是身形、胖瘦,甚至脸形与五官,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拓出来的一样……

只有仔细观察,才能从眼中看出一丝端倪:刘慧汪的眼神尽显智慧与镇定,便是刀指双眼,也看不到一丝波澜。

而眼前这和尚,眼中却透着无尽的凶意和疯狂,仿佛是野兽一样。

“李承志……”

刘慧真先是咬牙切齿的嘶吼了一声,才举目往四周一看,看到奚康生时,眼中精光一闪。

奚康生?

天不绝我……

和尚不怕死,但怕被千刀万剐,受尽折磨才死。

不知为何,他有一种直觉,李承志的那句话,绝不是在吓唬他……

“哈哈哈……奚康生?”

刚狂笑一声,刘慧真一声惨叫,双腿似是被打折了一般,直挺挺的跪到了地上。

原来是达奚见他出言不逊,一脚踢到了他的腿弯。

刘慧真猛的一怒,嗓子里发出如野兽一般的咆哮声,刚要挺身站直,又听耳边传来一声阴恻恻的冷笑:“没吃饭么?”

李承志?

他竟敢对奚康生的从子这般说话?

正在惊疑,刘慧真只觉腿上猛的一痛,而后又听“喀嚓”一声。

李承志感觉腿脚有些发软,自知力气可能不够,竟抢过了达奚的佩刀。

只是一鞘,刘慧真的一条小腿就被拍折了。

刘慧汪呲着一口沾满血丝的白牙,嘶声怒吼:“狗贼……某也乃一代人杰,竟如此折辱于我……杀了我……有能耐杀了我啊……”

看那仿佛要溢出双眼的凶意,众人心下讶异,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狼”……

知悉内情的几位,如李韵、张敬之等,大都心下了然,心想李承志十之八九没有猜错:蛊惑着乱军生祭活人也罢,生食人肉也罢,应该就是这替身搞出来的……

念头都没转完,又听“啪”的一声巨响。

李承志又是一鞘拍过去,刘慧真嘴里的牙当即碎了一半。一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他不紧不慢的收起了刀鞘,狞声笑道:“畜生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人杰?再敢狂言,立时便切了你舌头,让你有口都难言……”

打他的是李承志,刘慧真看的却是奚康生?

只是一眼,便让他毛骨悚然,

奚康生看着他,就像是看着死人……为什么……为什么?

我是大乘法王……我是刘慧汪……

奚康生为何就不怕自己被打死了,他什么都问不到?

再不栽脏,就没有机会了……

来时设想的那点拿捏拿捏的小心思,早被惊到了九宵云外:

“奚康生,不怕告诉你,这狗贼就是和尚的同党……”

刘慧汪一指李承志,怒声吼道,“但可恨这狗贼背信弃义,此时竟然都没绝了将和尚灭口的心思……你若不信,就去他那李家堡挖一挖……”

所有人无不是一脸古怪。

讲哪门子笑话?

李承志是刘慧汪的同党?

那予他襄助良多、并辅佐左右的张敬之、杨舒等人呢?

岂不是也成了你的同党?

你就算是想栽脏,也要动动脑子好不好?

众人不但不信,还满脸鄙夷,奚康生更是冷笑出了声。

他终于知道,李承志为何不灭口了?

这和尚,竟和李承志一样蠢?

你这么讲,不是摆明告诉老夫,这是你栽脏的么?

再说了,本官派出的那些细作,难道全是吃干饭的?

虽因李承志防范太严,未查出那甲是如何造的,兵是如何练的,至少查清了李承志起兵的来龙去脉。

可笑这贼酋,竟枉想用这等手段离间老夫?

刘慧真心中又惊又疑。

为何你们怀疑都不怀疑一下?

那造反的檄文,可是用李承志的独门书法写就的?

还有这李承志,不但没有大惊失色,或是急声狡辩,反而一副大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脸上更是带着得意的笑,仿佛在说:太好了,终于让你这狗贼说漏了嘴……

他嘴刚一张,又猛然惊觉:自己竟让奚康生去李家堡挖一挖?

奚康生得有多蠢,才想不到这是自己在拉李承志下水?

完了……一时大意,竟是功亏一篑?

刘慧真心下恨急,嘶声吼道:“好……某再告诉你等:那胡始昌,就是李承志亲手所杀……”

不少人心中一震,又惊又疑。

有脑子反应快的,当即就回过了味。

方才,好像听到奚镇守问过达奚:“胡始昌,真是替身所杀?”

但看李承志,就好似没听到一样,老神在在,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刘慧真。

又好似冷笑一般,微微的抽动了一下嘴角。

这那是在冷笑,这分明是在给爷爷使眼色……

达奚心中狂骂,还不得不替他背书?

当然,只要不是奚康生逼他,达奚是半点都不会慌的。

只听他冷笑道:“这狗贼早已恨李都尉如入骨,到了此时,竟都不忘构陷?”

说着又回过头,朝奚康生一拜:“禀镇守,属下亲眼所见,是这狗贼开弩,射杀了胡刺史……并有刺史府州兵可以佐证,属下绝不敢有虚言……”

奚康生气的眼角的肉直抽抽。

不敢虚言你娘?

你一撒谎,眼神就乱瞟,当爷爷不知道么?

达奚这分明是断定,哪怕被自已识破,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替李承志赞一声:“杀的好”,所以才会这般说。

不然借达奚十个胆子也不敢糊弄自己。

也是见了鬼了,如张敬之这样的亲信,与李承志本就是亲戚,如今更要亲上加亲,替他鼓吹也能说的过去。

可达奚与他相识也就一天一夜,竟已很是拜服的模样,连李承志骂他“没吃饭么”这样的话,竟都能受之若饴?

这李承志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心下百思不得其解,奚康生又朝众人扫视而过:“可曾听到达奚所言?”

一干将领官吏心里一跳。

奚康生这一句,分明就在给胡始昌之死定性:就是那贼替身杀的……日后谁要敢多嘴妄言,就别怪他奚某人翻脸不认人……

早就应该想到的:若非高肇,奚康生封公都绰绰有余了,自是视高肇之党徒的安定胡氏如死敌,怎会为胡始昌做主?

怕是心是又对李承志欣赏了几分,赞他杀伐果断,不但替他奚康人手刃了此贼,更是免去了不少麻烦……

众人齐声应是,心里却是万般怪异:不怪奚康生隐隐维护李承志,关键是这每一桩每一件,都好似挠到了奚康生心口一般……

一州刺史之死,竟就这般轻描淡写的被定了性,刘慧汪惊怒至极:为何自己说真话都无人相信?

还有李承志这狗贼,又是哪里来的这般好的运气?明明与奚康生、与达奚无亲无故,素无瓜葛,但这两人却似眼瞎了一般,处处维护于他?

越想越惊,越想越恨,刘慧真怒声骂道:“奚康生,你真是好胆,就不怕刘某见了钦使、见了皇帝,控诉于你?”

“见了皇帝?”奚康生顿是失笑,而后眼神一冷,“真当自己是刘慧汪了?拖下去……”

一个“斩”字刚要出口,李承志猛的往下一拜,“奚镇守,能否将这替身交由属下处置,以告冤死在此的十数万民,并数千将士的在天之灵?”

“可!”奚康生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替身?

这两个字有如晴天霹雳,劈到了刘慧真的头上。

我不是替身……我就是刘慧汪……

但嘴刚张开,便觉口中一痛。

李承志竟直接把刀鞘塞到了他嘴里,冷声狞笑道:“放心,我会等那真刘慧汪被明正典型后,再让你死的……”

明正典型?

兄长也被擒住了……不然奚康生绝不会如此随意的处置自己,李承志也不会说出真刘慧汪之类的话来……

完了……刘氏血脉即绝……

不……自已要被李承志千刀万剐了……

千刀万剐!

和尚又急又惧,只见一个激灵,胯下一阵淋漓,竟当场失了禁?

众人一阵愕然。

这是方才都还凶如饿狼的贼酋?

原来也怕死……

奚康生眉头一皱,冷声喝道:“拖下去!”

说着又回过头,一脸冷笑的看着李承志:“李都尉,来,予老夫说说,那火中有什么,让你明知是计,却非要往里踏?”

李承志心里狂喜:这话语虽冷,却感觉带着那么几分斥喝自己人的语气?

连名字都不喊了,而是称呼为“李都尉”,其心思昭然若揭:你他娘的现在受老夫管……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本官让你好看……

话里话外,都好像隐含着那么几分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意思?

好像真成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了?

感觉自己也没干什么呀?

正自狐疑,又听奚康生阴恻恻的笑道:“怎么,装昏这么久,难道还没想好怎么编?”

我装个脑袋?

更何况,还用的着编?

现成的理由放在这,我九真一假说出来,哪个敢说我是编造的?

李承志一点都不慌,偷眼瞄了瞄奚康生,看其脸黑的像锅底一般,才惊觉奚康生不是在诈自己,而是好像真怒了一样,连忙一正色,恭恭敬敬的做了个揖:

“想必镇守也知,我与李文孝早有来往,若非他暗助,属下也不会建功如此之快……因此李文孝弥留之际,称那替身要栽脏予我时,我才深信不疑……惊惧之下,才想先行一步查探一番……”

“先行一步查探一番?怕是先行一步毁灭罪证才是真吧?”

奚康生呵呵一笑,冷声问道,“李承志,你这是心虚到了何种程度,认为老夫等不会信你,却会信一介贼酋临死反扑的构陷之言?”

“镇守言重了!”

李承志嘴里虽说着谦虚的话,但脸上却不见半点谦恭之色,好似是承认了一般:对,我就是这样想的……

众人惊呆了,想不通李承志哪来的胆气,敢这般挑畔奚镇守?

就连奚康生都是又惊又疑,心想老夫虽然怀疑过你,但何时表露出来过?

正想喝斥,却见李承志眼珠一转,猛看了两下李韵。

李韵一愣,稍一沉吟,顿时恍然大悟,一张脸竟气的铁青。

好你个李承志,你狡辩就狡辩,糊弄就糊弄,拉我做什么阀?

知不知道老夫费了多大的功夫才将奚镇守糊弄过去,你这一反复,天知道他不会再起疑?

竖子不足与谋……

张敬之眼睛却是猛的一亮,差点喝出一声彩。

李承志这分明在说:不要怪我不信你们,你也不先看看李都督做了什么?

又是派细作,又是买通我麾下亲信,更是陈兵在我阵外窥探,眼睁睁的看着我与贼敌苦战,眼见我快要溃败,却无半丝伸以援手的迹像,反倒是我胜了后,跑上来摘桃子了?

也就是胜了,若是败了,李都督会不会趁我命要我命,将我李承志先叛敌一步灭于泾州城下?

我没有将四千战卒之死归到你与李韵头上就不错了……就这个屌样,你让我怎么信?

李承志这哪里在拉李韵做伐,分明是将其摘了个干净……

果不其然,皮厚如奚康生,竟都止不住的老脸一红,又狠狠的瞪了李韵一眼,仿佛在说:都怪你事多……

李韵才反应过来,趁奚康生转头,将这一眼还给了李承志。

混账东西,也不说予老夫提个醒,差点演穿帮……

竟好似李韵什么都没做过一般,奚康生顿又没顿一下,冷笑道:“那之后呢,你怎么又敢信我等了?”

“是因这贼酋太蠢,竟要让达奚将军去我家挖一挖……这岂不是不打自招?因此,属下便劝着达奚将军,派了一路人马,快马去了我李家堡……”

李承志给达奚挤了挤眼角,又摊了摊手,意思是你看我这般乖巧,总不会再怀疑我了吧?

达奚猛回了个眼神,又连连点着头,意思是李承志没有说谎,他也确实已派了人……

乖巧?

不知为何,看到这两人在他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奚康生总觉的胸口堵的慌,只觉一股邪火直往头顶上冒。

“好……这一茬暂且略过不提……我再问你,擅入险地,置数万将士于不顾,这罪你认不认?”

听奚康生好似在咬牙切齿,李承志悚然一惊:这个也要追究?

我还生擒了贼酋呢,你怎么不提?

但转念一想,真要计较,这罪名还真不算小,至不济,也能治自己一个“擅离职守”之罪……

他念头急转,心想这奚康生不抽自己一顿,好似誓不置休似的,猛见一侧有异。偷眼一看,达奚的食指抖的跟得了帕金森症似的,不停的往下点着……

这是要让自己赶快服软?

李承志都没反应过来,猛听奚康生一声厉吼:“给我打……两个一起打……”

李韵与张敬之对视一眼,又无奈的一叹气:这两个挨打都是活该!

也不想想奚康生是干什么吃的?

喜欢大魏春请大家收藏:(www.398xs.com)大魏春39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大魏春最新章节 - 大魏春全文阅读 - 大魏春txt下载 - 眀志的全部小说 - 大魏春 398小说

猜你喜欢: 超级太监皇家娱乐指南重生之大明国公我的多重身份玩转古今盛唐烟云回到北宋当暴君明末之伟大舵手热血三国之召唤猛将回到旧石器时代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三国之霸天下汉末称王盛世黑手开局成为大唐神童乱世平民传抗战之冷枪重生美利坚之帝国崛起穿越从贞观开始大明最后一个太子大明之第一刀神全球战国明天下山狼系统之逐鹿春秋荣耀名门
完本推荐: 快穿:攻略黑化男主全文阅读万人迷翻车指南全文阅读偷香高手全文阅读重生之民国元帅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顾唯卿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科技衍生全文阅读首席御医全文阅读天家农女:撩倒冷魅战神全文阅读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全文阅读符皇全文阅读女主渣化之路全文阅读异界召唤之神豪无敌全文阅读成了霸总的心尖宠全文阅读天才萌宝,神秘妈咪全文阅读重生当首富继承人全文阅读神工全文阅读天唐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王爷全文阅读情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末日军火系统我要做球王暴力丹尊陛下因何造反综武:两千年后,朕为天帝!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我和女神的荒岛余生青萍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昭周我反夺舍了诸天大佬万界之天道订单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无上杀神仙界第一卧底法学生猛侯门嫡女如珠似宝术道有请小师叔公子你缺媳妇吗异世界开发手册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我从末世开始无敌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万万没想到准太子是我!?黑雾之下

大魏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魏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魏春txt下载手机版 - 眀志的全部小说 - 大魏春 398小说移动版 - 398小说手机站